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您好这是一条幼儿园跑出来的咸鱼阿澈!平时就喜欢写写二氧化硅小甜饼开开车,要是您碰巧喜欢我,那真是我的荣幸!您很好,世界也很好。

#ER 可能是个学校AU?

  安灼拉:“格朗泰尔,你要积极一点,别成天上课睡觉。即使是传送带上的一个滑块,它也是有梦想的。摩擦力拼命向下拽它,它也要往上冲,直到耗空生命,速度减为零。”

  格朗泰尔:“我是那传送带。不仅自己往下,还要拖着那个有梦想的滑块一块向下,叫它梦想破碎。”

  安灼拉:“……传送带下降一段时间之后总会上升的。”

  格朗泰尔:“上升是为了更好的下降。”

  格朗泰尔和安灼拉一个站一个坐,气氛僵持不下。

  老师:“算不出来就给我坐下。”...

[锤基]一个童话

summary:被寒冰和怒火诅咒的王子,将被骑士的爱所拯救。

三小时速写挑战!逻辑可能会有很多漏洞(。
这是一个(不怎么)可爱的(黑)童话!
童话原型来自《迷宫森林》中的爱丽丝三世
阅读愉快w

  loki感觉到自己在不断下坠。

  他的意识有点模糊,只记得腹部传来如同被火和利刃同时穿透的痛感。

  他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你醒了,我的王子。”是一个女人的声音。loki眨了几下眼睛,他在一片黑暗中坠落,声音的来源无处可寻。

  “我把你从死亡手里偷了出来。你的灵魂那么热烈的燃烧着,loki,那么多冰冻,那么多愤怒。寒冰中的烈焰,多不可...

一个不算拉郎的拉郎x就是好奇骆队和赵处呆在一起会发生什么,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x
互怼日常,是个没什么剧情的小段子

  话还没说完,骆闻舟就半身不遂地走了过来。
  赵云澜一看他这幅样子乐了,伸手往骆闻舟肩上拍了一巴掌:“这是怎么了?”骆闻舟龇牙咧嘴地抬起右边那条胳膊:“压着睡了一上午,麻了。现在跟针扎似的。”
  赵云澜笑得直打跌:“老年人血液不循环吧?我就说让你起早点跑步去上班,对身体好。”
  “彼此彼此,”骆闻舟瞥了一眼赵云澜嘴里叼着的棒棒糖:“一天吃那么多糖,假牙不怕蛀啊?”趁着赵云澜被呛了一口的空档,骆闻舟迅速搜刮了他桌上的糖揣进兜里,得意洋洋地走了...

莫扎特(们)是自由的小精灵!后续

双扎兄弟向!含萨莫萨/主教扎
仍然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x食用愉快!

七#关于生日礼物

  豆扎特和米扎特的生日在同一天,眼看这一天就要到来了。豆扎特许愿驴玩偶,米扎特想要,但在驴玩偶和眼线笔之间犹豫不决。

  “看这个!”豆扎特举起手机伸到米扎特面前,屏幕上的页面显示是“萨列里大师推荐:星星系列眼线笔限量发售!轻柔细腻,顺畅贴合,打造自然持续的精致眼妆。详情请点击…”

  生日那天,两个扎特收到了一大堆礼物。豆扎特如愿以偿的拆出了姐姐送的驴玩偶,米扎特则在礼物堆中奋力翻找。

  星星包装!限量款!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推荐!

  豆扎特...

被关在学校考了几个星期试回来就破百fo了我——深感惭愧x
真的十分感谢各位!
因此按照惯例我来点梗了,萨莫,双扎,主教扎,ER,箭闪,barlyle,贱虫,锤基,盾冬,拔杯,SD或者您喜欢的都可以!
是沙雕小短篇,历史探究向,正经剧情向,还是高速飙车也都随您喜欢x
这个假期比较长,我会尽量把大家点到的都写完。当然我也会把欠下的一篇ER(论宿敌的基本素养)萨莫(坟场之书)和双扎(莫扎特们是自由的小精灵!)剩下的几个梗补写完毕。
再次谢谢各位的喜欢和支持!

【ER】论宿敌的基本素养

  这是一个人类、狼人、吸血鬼共同生存的世界。

  吸血鬼安灼拉,狼人格朗泰尔隶属于巴黎警局一个特殊行动小队。

  一次任务中,格朗泰尔被嫌疑人开枪重伤。警局下达的禁令让整个小队的行动不得不转入地下。

  种族不明的凶手,肢解后又被缝合的尸体,四起命案的关联,隐藏在黑暗中的不明生物……

  一切不幸,都起源于被扭曲的信念。

  时间所剩无几,他们能否成功逃脱险境,找出真相呢?

“时代的黑暗,将会被自由和平等的光芒驱散。”

 

是的我开始写正经故事了x...

莫扎特(们)是自由的小精灵!

双扎兄弟向! 含萨莫萨/主教扎 / 一粒沙提及

都是和朋友阿枫聊天一起聊出来的脑洞x

  最后的时刻到来了。

  莫扎特躺在床上,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在离他远去。

  “您来带我离开啦。”他微笑着抬起头准备迎接死神的亲吻,却猛然发现死神长着一张和科洛雷多一模一样的脸。

“Nein——!!!”


  豆扎特突然惊醒。他神情恍惚的抓住米扎特的手臂:“沃菲,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我死了,死神长得和科洛雷多一模一样还试图亲我。”

  米扎特愣了一下。...

#R什么都知道!除了……
  格朗泰尔握着一个空了的酒瓶。“你就像一束光,安灼拉。光具有波动性,因此你事事都要干涉,偏偏光还有粒子性,因此你有能量影响我,命令我。”
“可是我的心是一个黑体,光一旦照进来就永远都出不去。你看不到反射出来的光,就以为我的心是一个黑乎乎的洞。安灼拉,我真不该认识你。你骄傲,自负,目空一切还常常瞧不起人。可要是没有光,黑体就不会被发现,没有光,一切都不再存在……”
  门外的热安感动的满脸通红,当即就掏出本子开始创作一篇长诗。若李担忧的摸了摸鼻子:“我觉得格朗泰尔应该去查查他的眼睛。”
  躲在门框后探头的古费拉克问站在一边的公白飞:“大R确实知

下一页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