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坟场之书AU】如果你能看见1

#萨列里/莫扎特(斜线无意义)
莫扎特已死亡,为亡灵
ooc算我的x

山顶的雾很稀薄,半轮月亮放着光,尽管不如白天那么亮,但足够看见坟场了。
这里一直很安静,魂灵们大都沉睡着,对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事漠不关心。
今晚有些不同。
一口漆黑的棺椁被稳稳的放进墓穴中,冷湿的泥土慢慢将它掩盖起来。没有交谈声,没有哭声,没有安魂曲,在一片寂静中,一座新的坟墓立在了废弃的坟场上。
一个黑发的男人往墓碑前放了什么东西,然后他裹紧身上黑色的外套,没入了雾气中。
人类很快离去了,只有魂灵们聚集在一起,对于刚才那场怪诞的葬礼哑口无言。
诺伯蒂从大家中间挤过去,从不远不近的距离观察着那座新的坟墓:墓碑前放着一束湿漉漉的玫瑰花。
“这位新来的先生还很年轻……”守门人先看了看墓碑上刻下的年份,然后才去看那个名字。
“…这位莫扎特先生。”


一位年轻的先生搬进了坟场。
消息一传开,几乎半数魂灵都来拜访过这位新邻居的坟墓。死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自从三十年前政府把这个地方划成了自然保护区后,这里就没有新的坟墓出现了。
莫扎特先生很容易就和死灵们打好了关系,凭借他出色的外表,开朗的性格和温柔的内心博得了大家的一致喜爱。当然了,魂灵们的大部分热情都源于对外界的好奇——与自己生前的记忆如何大相径庭。
诺伯蒂也很喜欢这位莫扎特先生。莫扎特先生的知识渊博,尤其对于音乐方面。他身上有某种充满生机的气息,这让他和坟场的其他魂灵显得不同。还有不同的是,他喜欢晴天,和诺伯蒂一样。莫扎特第一次听说诺伯蒂是人类的时候吓了一跳。
“诺伯蒂,你既然是人类,为什么能看到魂灵?”莫扎特捧着脸问阳光底下撅着屁股找四叶草的小男孩。
诺伯蒂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我从小被大家养大的,其他我也不知道。”男孩突然惊呼一声,捏着一朵四叶草跑回来给莫扎特看,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莫扎特赞扬的揉了揉男孩的脑袋。
“那您呢先生?您之前是做什么的?”
莫扎特楞了一下,盯着手掌上绿色的草叶看了很久。当诺伯蒂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听见旁边的莫扎特轻声说:“我曾经是一个……音乐家。”“音乐家!那,莫扎特先生?”莫扎特低头看见了男孩渴求的双眼“您能教我弹钢琴吗?”


诺伯蒂带着莫扎特来到葬礼用的教堂外面。这座尖顶教堂在四十多年前就被定为历史建筑,但镇议会认为重新翻修教堂耗费巨大,在说教堂又位于一个几乎无人问津的草木丛生的坟场边,因此他们关闭了教堂,等着它自己倒塌。
“教堂的地下室里有一架钢琴。”诺伯蒂说。他带领莫扎特翻过矮矮的后墙,即使魂灵可以穿墙而过,莫扎特仍然乐意跟着这孩子爬高下低,找寻进入地下室的通道。
那是一架很不错的钢琴,莫扎特打开琴盖,灰尘在从石缝中投下来的一小缕阳光里飞舞。他小心翼翼的试了几个音,确保琴音准确无误。再次触摸琴键的感觉让莫扎特内心无比雀跃,他压抑着惊喜的轻呼,指尖流畅的按下一个接一个琴键。莫扎特闭上眼睛,将内心的旋律一串串释放,手上的动作带动身体,使金发在脸颊边划出一个轻巧的弧度。
莫扎特演奏的越来越入神,那感觉就像电流窜过身体。生病以来他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了。
这样自由的感受。


萨列里站在街道口。他刚刚从宫廷的宴会上离开,权贵们听着钢琴前流露的莫扎特的旋律,碰撞着酒杯,口中满是对莫扎特离世的惋惜。而正是这群人,不久之前还大肆鼓吹莫扎特的大逆不道。这样的虚情假意让萨列里作呕,于是他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前离席。
可是他有什么资格责怪别人?莫扎特的潦倒和困境,说起来他萨列里才是罪魁祸首。
萨列里现在无处可去。家中的仆人都被他不久前遣散了,那座空无一人阴冷的房子,他下意识不想回去。萨列里在街角的甜品店买了一份柠檬挞,才咬了一口就被扔进了垃圾箱。他突然开始怀念起了莫扎特的喋喋不休。
莫扎特沉睡的地方离这不远,萨列里紧抿嘴唇,缓慢的朝坟场的方向迈开步子。
当萨列里看见教堂的尖顶时,山上的雾气已经快将他的衣角浸湿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雾气里仿佛裹挟着轻轻的琴音。萨列里加快了脚步,越靠近教堂,乐声越清晰,后来他几乎是奔跑着来到教堂门口。当他终于停下的时候,萨列里双拳紧握,浑身颤抖,沉重的呼吸在白雾中打旋。
琴音透过沉重的门锁从教堂里传来。而他轻而易举就辨认出了莫扎特的旋律。
-tbc-

看坟场之书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x萨列里看不见亡灵形态的莫扎特,只能听见琴音,和靠诺伯蒂小朋友来彼此交流x就别问我为什么亡灵能弹钢琴了,因为小莫可爱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1)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