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主教扎/日常】在萨尔斯堡的日子

啊…大概就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小段子(甜饼?)

一.
沃尔夫冈和科洛雷多相看两厌。
他就是想不明白,科洛雷多那么看他不顺眼,干嘛还非要想方设法把自己留在萨尔斯堡写曲子呢?
沃尔夫冈愤愤不平的把手里的乐谱抖的哗哗响,一脚踩进主教的门槛大喊,
“科洛雷多大人您要的赋——"
披着大衣的主教转过身来,胸前挂着的金色十字架晃了一下沃尔夫冈的眼睛。
他一下把手中的谱子摔过去,“科洛雷多您把衣服给我穿上!”
主教挑着眉,慢吞吞的挪过来:“你叫我穿我就穿?哼,Naive.”
沃尔夫冈恨不得把这个不要脸的主教给掐死。

二.
和科洛雷多打牌结果输了。
被主教追在屁股后面要赌债的沃尔夫冈在第无数次被打断作曲之后崩溃的大喊:“您就不能等我几天吗?我一拿到这支叹咏调的酬金就马上还给您!”
科洛雷多面不改色继续伸着手站在他面前。
沃尔夫冈泄气的把乐谱一摊:“我是真的没有钱给您啦。您贵为主教,干嘛非和我这几个古尔盾过不去呢?”
“嗯……你说的有道理。金钱对我来说确实没什么用。”科洛雷多乘机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羊皮纸,“这样吧,你欠我的钱一笔勾销,然后你留在萨尔斯堡为我工作的期限再延长十年,不,二十年!”
沃尔夫冈站起来就往外走:“我这就去借钱还您。”

三.
“哼,得了吧。谁还会借钱给你?”科洛雷多抱着手臂洋洋得意。
“总会有办法的。大不了……"沃尔夫冈看了一眼趴在自己旁边作曲的小不点,“大不了把阿玛迪卖了换钱。”
小阿玛迪用羽毛笔狠狠扎了沃尔夫冈一下当作回应。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啥哈哈哈x
请不要期待后续x虽然可能会有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1)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