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今晚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
起因在于听了JOJ的一句“i 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我多希望你在这里。
多希望能听到你的声音。
but i never will
这说起来挺悲惨也挺神经的。我居然爱上了一个死了两个世纪的鬼魂。
是的。
我,爱上了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那位上帝的宠儿,乐神的化身。
如果您对我所说的“爱”有任何怀疑或是嘲笑的成分,我恳求您不要将这样的鄙夷施加于我。
正是调皮的天使射出了他的利箭。
当琴键第一次被按下,当我第一次听见他无与伦比的作品,我就预感到了它的降临。
正中心脏。
我找到了我的心之所向。与我隔着大半个地球。
与我隔着两百多年。
他的躯体躺在不为人知的尘土下,而灵魂早已追随星辰,背负白羽,迎接了天主的拥抱。
我在找到爱情的同时就失去了它。
遇见就是为了分离。

我很喜欢译者给他的书信集的名字:我是你的莫扎特。
那么缠绵柔软,带着撒娇的意味,就好像他真的曾属于我。
在阅读书信的时候我被一阵强烈的妒意席卷了,为此我要请求上帝的原谅,事实上我嫉妒的发狂。
嫉妒韦伯小姐如此年轻就赢得了他的心。嫉妒他耐心教授的那位平克将军的女儿。嫉妒能让他敞开心扉的堂妹。嫉妒被他深爱着的妻子康斯坦斯。
我甚至嫉妒那些听过他演奏的人,嫉妒那些被他吻过脸颊的夫人,嫉妒被他夸赞的马车,到最后,我干脆嫉妒起所有生在十七世纪的人来了。

这个小太阳,小八音盒,小疯子,小天才。我怎么能不爱他?
即使我的爱永远也得不到回应。
真是个可怜虫。

那么在梦里,亲爱的沃尔夫冈,你愿意给我一个拥抱,和一个吻吗?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