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您好这是一条幼儿园跑出来的咸鱼阿澈!平时就喜欢写写二氧化硅小甜饼开开车,要是您碰巧喜欢我,那真是我的荣幸!您很好,世界也很好。

#R什么都知道!除了……
  格朗泰尔握着一个空了的酒瓶。“你就像一束光,安灼拉。光具有波动性,因此你事事都要干涉,偏偏光还有粒子性,因此你有能量影响我,命令我。”
“可是我的心是一个黑体,光一旦照进来就永远都出不去。你看不到反射出来的光,就以为我的心是一个黑乎乎的洞。安灼拉,我真不该认识你。你骄傲,自负,目空一切还常常瞧不起人。可要是没有光,黑体就不会被发现,没有光,一切都不再存在……”
  门外的热安感动的满脸通红,当即就掏出本子开始创作一篇长诗。若李担忧的摸了摸鼻子:“我觉得格朗泰尔应该去查查他的眼睛。”
  躲在门框后探头的古费拉克问站在一边的公白飞:“大R确实知道他对面的是一棵树,对吧?”公白飞喝了一口手上的茶:“他当然知道。但是他肯定不知道安灼拉现在就站在他背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69)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