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您好这是一条幼儿园跑出来的咸鱼阿澈!平时就喜欢写写二氧化硅小甜饼开开车,要是您碰巧喜欢我,那真是我的荣幸!您很好,世界也很好。

莫扎特(们)是自由的小精灵!

双扎兄弟向! 含萨莫萨/主教扎 / 一粒沙提及

都是和朋友阿枫聊天一起聊出来的脑洞x

  最后的时刻到来了。

  莫扎特躺在床上,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在离他远去。

  “您来带我离开啦。”他微笑着抬起头准备迎接死神的亲吻,却猛然发现死神长着一张和科洛雷多一模一样的脸。

“Nein——!!!”


  豆扎特突然惊醒。他神情恍惚的抓住米扎特的手臂:“沃菲,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我死了,死神长得和科洛雷多一模一样还试图亲我。”

  米扎特愣了一下。

  “现在主教的业务都这么宽啦?”

  马死神今天有点不太开心。

  “我刚刚路过莫扎特家,看见了其中一个,他看到我的脸就开始大喊大叫。”

  卢死神拍拍他的肩膀:“正常人看到死神都会大喊大叫。”

  “不。他一开始很乐意接受我的吻,可是一看到我的脸他就开始惊恐的大喊‘Nein——!’还把靠枕乐谱之类的东西乱七八糟往我身上扔。”

  卢死神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旁的麻袋死神“啪”的打了个响指:“我知道了!因为你没穿裙子!前几任死神都穿裙子。”

  ???

  卢死神担忧的看了看马死神。

  塞不进去吧。看看这个胸肌,裙子能给你撑爆。

  莫扎特家有两个儿子。 一个杠精,一个皮孩。

  杠精说的就是豆扎特阿玛迪,你说他一句他能回你一百句,句句带脏不重样还会踩在椅子上弹着吉他高声歌唱“老子是最牛逼的!”

  皮孩沃尔夫冈·米扎特,成天在各种地方窜来窜去。随意篡改别人的乐谱,勾搭小哥哥,调戏小姐姐,连隔壁苏珊婶婶家的猫都不放过。

  两个扎特经常相约去夜店,一个在赌桌上赌神降临,一个舞池蹦迪亲遍全场。

  豆扎特:“又是全六点!这次你赌啥?”

  米扎特:“不是我说,我high起来连阿玛迪都亲。”

  扎们什么都想搞。这几天嚷嚷着要搞个地下乐队却遭到了莫爸爸无情的拒绝。

  于是豆扎特开始给爸爸讲故事:“从前有一个国王,他和他的儿子一起住在城堡里,城堡里还有一座魔法花园……要想找到星星上的金子,就必须让他独自踏上旅程,面对危险……爱要学会放手……”

  米扎特这边则开始给爸爸讲道理:“我们来到世上却不知将葬身何处,人生短暂,如果不免一死,那就纵情生活……”

  “你们想搞摇滚还太早了。”莫爸爸不为所动并用了一首《谴责父辈》的时间成功镇住了两个儿子。

  可是过了几天扎特们又开始吵着要去维也纳追逐梦想并为此特地跑去和主教吵了一架。

  莫爸爸焦虑得直掉头发。

  维也纳最后还是去了。陪同的监护人不是莫爸爸,也不是莫妈妈。

  是科洛雷多。

  豆扎特一路上都在疯狂抱怨:“这个长着驴耳朵的弥达斯!”“他居然嫌弃我写曲子慢!我的作品都在脑子里写好了有本事来掀我脑壳!”“凭什么要让科洛雷多跟我们一起来!”

  科洛雷多对此的回应是:“就凭我是主教。”

  “主教了不起啊!”

  “是啊,主教就是了不起。下周前写一部交响曲给我,好好写在乐谱上,不准口述。”

  “Nein——!!!”

  既然维也纳都去了,地下乐团当然也还是搞了。

  米扎特每天十五次拜访萨列里试图说服他加入。

  “大师我觉得您的嗓音特别适合唱摇滚!”

  “不感兴趣。”

  “\大师!/\大师!/\大师!/”

  “好了莫扎特住嘴。”

  或者“大师您刚刚吼我那一嗓子整个维也纳都会为之倾倒!”

  萨:“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大声和您说话了。”

  “大师请上台和我吵架!”

  “……”

  诸如此类。

(马主教:我和你们之间格格不入!)

六点五

  豆扎特:“我觉得您可以尝试担任脱衣舞男啊,一定会有很多小姐夫人挤破头来看您!”

  科洛雷多吓到走音:“大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170)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