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您好这是一条幼儿园跑出来的咸鱼阿澈!平时就喜欢写写二氧化硅小甜饼开开车,要是您碰巧喜欢我,那真是我的荣幸!您很好,世界也很好。

【ER】论宿敌的基本素养

  这是一个人类、狼人、吸血鬼共同生存的世界。

  吸血鬼安灼拉,狼人格朗泰尔隶属于巴黎警局一个特殊行动小队。

  一次任务中,格朗泰尔被嫌疑人开枪重伤。警局下达的禁令让整个小队的行动不得不转入地下。

  种族不明的凶手,肢解后又被缝合的尸体,四起命案的关联,隐藏在黑暗中的不明生物……

  一切不幸,都起源于被扭曲的信念。

  时间所剩无几,他们能否成功逃脱险境,找出真相呢?

“时代的黑暗,将会被自由和平等的光芒驱散。”

 

是的我开始写正经故事了x虽然标题还是很沙雕

世界观部分参考《Lycan rules》   疯狂ooc预警

 

Chapter1

  “不了,我更想待在家里喝罐啤酒,看看电影什么的。”格朗泰尔往沙发上一瘫,一副说什么都不会起来的模样。

  “我坚持请你和我一起去。”

  “我也坚持不想把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浪费在搜寻什么神秘人身上。”

  金发的吸血鬼盯着格朗泰尔看了一会,然后他戴上了黑色帽衫后的兜帽。“我尊重你的选择。我还以为这是你的职责呢。”他打开门准备离开。就在他跨进寒风中的前一秒,格朗泰尔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等等,等等!好吧,该死,”他抓起一件外套冲出门外,“我和你一起去。”

  十二月的晚上,街道上通常没什么人。格朗泰尔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考虑到第一次见到嫌疑人时他就用枪在我身上开了个洞,我认为让你一个人去找他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考虑到你不久之前才中了一枪,我认为呆在家里喝酒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格朗泰尔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安灼拉看着他怔愣的表情暗自好笑。

  “伤口怎么样了?”“枪伤而已,早就好了。”格朗泰尔不在意地说。狼人的恢复速度是普通人类的好几倍,正因如此,一般的枪伤在手术后十几个小时就能恢复如初。不过上次格朗泰尔离得实在太近了,马格南弹的威力又确实不容小觑,他直接被打了个对穿。加了锡液的火药残留物让伤口花了将近三天才勉强愈合。

  “这件事倒提醒了我,以后别放着你一个人去追嫌犯。”他们走到一条小巷里,仅有的一盏路灯在头顶上忽明忽暗。安灼拉敲了敲一扇不起眼的铁门,

  “我们到了。”

 

  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大概是警局里最引人议论的一对搭档。

  首先,安灼拉是吸血鬼,格朗泰尔是狼人,血族和狼族,天生的宿敌。再者,安灼拉信仰坚定,行动冷静迅速。格朗泰尔则是个彻头彻尾的怀疑派,常年酒不离身,每一次出任务态度都消极的可以。天知道这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是怎么成为搭档的。

  更重要的一点还是和他们的种族有关。

  虽然自由联盟战役早已结束,人类、狼人、吸血鬼三大种族签订了自由联盟三方协议并在该协议的推动下开始了几个世纪以来的第一次全面接触,但警局里还是有些人把他们当做异类。不过总体来说,警员们的态度还算友善,多亏了他们令人望尘莫及的高破案率。

  由于优秀的种族天赋,许多部门确实更倾向于招收非人类种族。主要是狼人,因为持续了几个世纪的恐惧让人类始终对吸血鬼抱有戒心。大部分吸血鬼也由于身为捕食者的高傲,不愿意与曾经的猎物一起生活工作(当然,安灼拉是个例外,他的责任心和正义感即使是人类都少见)。狼人要稍好一些,不变身时他们的外貌与人类相差无几,犬齿也并不像吸血鬼的獠牙那么容易辨认,政府甚至还有几只专门招收狼人的特殊部队。即使如此,还是有大部分民众认为他们不过是“野兽”而拒绝与非人类种族接触。

  安灼拉平时虽然不表态,但实际上对这样的偏见颇有微词。私下里他一直在进行演讲与宣传,试图消除这样的种族偏见,“我们与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每一条生命都是平等的”之类。而格朗泰尔则认为,大部分来听演讲的人都是冲着安灼拉完美无缺的脸和对吸血鬼的幻想,真正对种族平等感兴趣的可能一个都没有。尽管格朗泰尔态度消极,为此还和安灼拉吵了无数次,但他每一次活动都会提前到场,然后使劲浑身解数来反驳安灼拉并且乐此不疲。

 

“暗号?”“好了古费,让我们进去。”铁门向内打开,露出一个年轻人闷闷不乐的脸。“你就不能配合我一次吗,阿波罗?”然后他转向安灼拉身后的格朗泰尔,“嘿R!看来你的伤已经好了。”“好的不能再好了,”格朗泰尔关上门并且夸张的叹了一口气,”真不敢相信你把整个小队都拖下了水,还真是典型的安灼拉风格。“

  “什么话!这可不叫拖下水,我们是自愿的。”古费拉克说,一边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前往控制室的楼梯。一楼的地板上堆满了旧箱子和废弃的汽车配件,呼应了门口写着“维修”的那块破烂灯牌。

  “你们真以为可以瞒得住我?嫌犯打伤你的消息一传来,我就知道安灼拉肯定不会这样放过他。哪怕那个讨人厌的老头会说‘安灼拉,这个案子你不要再插手了,我们有专门的部门会来负责。’”古费拉克怪腔怪调地模仿着警察署长说话,格朗泰尔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那家伙狡猾得要命。飞儿!他们来了!”古费拉克朝着走廊尽头喊。公白飞为他们打开了控制室的门。安灼拉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谢谢。”公白飞向他点头致意。

  古费拉克说的没错,安灼拉一开始确实没打算告诉其他人(格朗泰尔除外),他不想把自己的队员牵扯进来。从格朗泰尔和嫌犯交手的结果来看,对方绝对不是人类。鉴定科的人一定也是看出了这一点,因此署长才会下达不许插手的命令。换句话说,要是他们想要自己追捕嫌犯,就必须担下所有的风险。比如失业,军事法庭,监狱,或者……安灼拉想起了格朗泰尔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样子。他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看这个!”古费拉克打开电脑上的一个视频文件,画面里定格着一间废弃仓库的内部景象。这段监控录像现在应该被锁在最高权限的证据库里,而不是打开放在电脑桌面上。安灼拉叹了一口气:“古费,”他说,“你会害得自己丢掉工作的。”“哈,你以为我会在意警局发的这点工资吗?”古费拉克摇晃着身下的滑轮椅控诉安灼拉,“不要小看我,只要我想,动动手指就能把国家银行的金库给搬空!”

  “然后我们就不得不亲手逮捕你。”格朗泰尔发表评论并喝了一口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朗姆酒(迷你装,携带方便,让您时刻畅饮美酒,乐享轻松一刻)。

  安灼拉蹙着眉看了格朗泰尔一眼,公白飞则一把按住了嘎吱作响的滑轮椅。

  古费拉克不满的嘟囔了一声,然后点开了录像。

  前面几分钟画面一直没有变化,直到第五分二十一秒,一个黑色人影突然从画面左下角出现,他轻松地把一团东西拖到了仓库中间。即使是从高处拍摄的监控录像来看,这个人的身材也十分高大。这时另一个人破门而入,与黑影缠斗在一起。是格朗泰尔。黑影很快意识到自己处于下风,于是他猛然发力将格朗泰尔逼退几米,然后迅速从腰间掏出一把上好了膛的左轮手枪。古费拉克按下空格键,画面在此定格。

  后面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控制室里一时寂静无声,除了格朗泰尔之外的所有人都盯着画面中心的那个人看。他一身黑色,脸则用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他举起枪的时候露出了自己的手。那只手肌肉干瘪,血管裸露,不成比例的指节和手背上还覆盖着几片稀疏的毛发。说是“手”,倒不如说是“爪子”更为贴切。

  “这是……狼人?“

  “那他营养不良也太严重了。”格朗泰尔说,其他三个人同时看向他。“不是狼人,信息素不一样。这位‘绷带哥’的情况要更复杂一点,“格朗泰尔下意识地动了动鼻子,表情有些疑惑,”他既有狼人,也有吸血鬼的信息分子。但要我说,还是更像人类一点。“

  狼人的嗅觉十分灵敏,他们可以通过空气中残留的信息素来辨认目标的种族、性别,或者行踪。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古费拉克发出哀嚎,格朗泰尔则耸了耸肩。

  “他一开始拖进来的那团东西,是具尸体吧?”一旁的公白飞问。

  “没错,是具人类尸体。看外表根本辨认不出来,他完全变成了用线缝起来的几块碎肉,只不过有个脑袋。这家伙运气也真是够差的。”

  公白飞眉头皱的更紧,他思索了一会然后说:“古费,打开616、1018、1119号档案。”

  “收到。”古费拉克飞快地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打了一阵,三份档案立刻并排打开。

  “听格朗泰尔说到缝合线我就想起来了,我曾经看过三起未解决案件的卷宗,”公白飞用手指敲了敲屏幕,”三个受害人,无一例外都被人肢解又缝合过,就和这起案件一样。“

  “也就是说,嫌犯迄今为止至少已经杀了四个人。从档案的编号来看,第一次行凶到第二次中间隔了三个多月,到第二次只隔了一个月。今天是12月4号,这次他只等了15天。”安灼拉抱着手臂站在古费拉克身后,神色冷峻。

  “从他对我开枪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的耐心有多差了。”

  “或者说,他的手法变熟练了。肢解和缝合一定有什么目的……古费,交叉对比一下这四起案件的案发地点。”古费拉克立即照做,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不行,安灼拉。路线没有重合。他抛尸完全是随机的。”

  案件再次失去了头绪。

  正当屋内所有人都一筹莫展时,格朗泰尔站了起来,把喝空的瓶子扔进垃圾桶。

  “我可能知道去哪里找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42)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