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您好这是一条幼儿园跑出来的咸鱼阿澈!平时就喜欢写写二氧化硅小甜饼开开车,要是您碰巧喜欢我,那真是我的荣幸!您很好,世界也很好。

莫扎特(们)是自由的小精灵!后续

双扎兄弟向!含萨莫萨/主教扎
仍然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x食用愉快!

七#关于生日礼物

  豆扎特和米扎特的生日在同一天,眼看这一天就要到来了。豆扎特许愿驴玩偶,米扎特想要,但在驴玩偶和眼线笔之间犹豫不决。

  “看这个!”豆扎特举起手机伸到米扎特面前,屏幕上的页面显示是“萨列里大师推荐:星星系列眼线笔限量发售!轻柔细腻,顺畅贴合,打造自然持续的精致眼妆。详情请点击…”

  生日那天,两个扎特收到了一大堆礼物。豆扎特如愿以偿的拆出了姐姐送的驴玩偶,米扎特则在礼物堆中奋力翻找。

  星星包装!限量款!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推荐!

  豆扎特突然举起一个精致的盒子:“找到了!萨列里大师送你的礼物!”米扎特期待的看着豆扎特两三下拆开包装。

  “啊,是一把小刀!”

  “请扔掉。”

  最后还是收到了姐姐送的眼线笔。(姐姐是天使啊!两个扎特一致这么认为。)

七点五

  “对了,科洛雷多送了你什么礼物?”米扎特问。

  “不知道,这一堆礼物里好像没有他送的。”

  “压榨我们的劳动力还连礼物都不送!太过分了吧!”米扎特挥舞着眼线笔义愤填膺。

  门铃响了。

  “两位莫扎特先生下午好,这是主教大人送来的礼物。”

  一头油光水滑皮毛靓丽的毛驴。

  后来莫扎特(们)以乐谱被驴吃了为理由把交稿日期推后了无数次。豆扎特还理直气壮的和科洛雷多抬杠。

  科洛雷多气的七窍生烟,萨列里:“您是一位大主教了,不应该为了一点小事就和杠精抬杠。”

  科洛雷多:“这是小事吗?!”

  科洛雷多来到维也纳是真的很忙,有的时候也不得不到某些地方去应酬,比如说夜店。

  刚一进门。米扎特化着带亮片的浓妆从舞台的一边窜到另一边把姑娘们亲了个遍唱歌还不带喘气,豆扎特一身白踩着椅子疯狂弹电吉他:“老子是最牛逼的!”唱得开心就开始脱衣服。

  下场休息时被等待多时的主教黑着脸一把抓住:“把你的衣服穿上,成何体统!”

  “哈成天不好好穿衣服裸披披风的人还好意思说我!”

  两个人不欢而散。

  最惊恐的事情莫过于目睹萨列里上台。平时礼仪得体的宫廷乐长此时化着烟熏妆,一只手涂着黑色的指甲油,用他沧桑而略带沙哑的嗓音(误)唱着杀杀服你。台下米扎特给调酒师送了一个飞吻,他换了个调又开始唱:“这是多么甜蜜的痛苦!”

  应酬结束后,科洛雷多在后台化妆室堵到了萨列里。

  科洛雷多:“没想到您居然是这样的大师,我对维也纳感到失望。我要带我的莫扎特们离开。”还把试图反驳的萨列里一把按到了墙上。

  于是。两个扎特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

  “……”

  扎特们:“没有想到原来您们是这样的关系,告辞。”

  溜了之后继续放歌在维也纳的大道上。


  米扎特是一个美妆博主,日更的那种。

  每到他直播的时候,豆扎特都躲在一边叹为观止。

  两个扎特会吵架吗?吵。吵架的原因大多如下:

  “哪怕我们的音乐品味相同,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对我的服装审美有什么意见。”

  “很大意见。”

  “亮片星星铁钉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觉得你有问题。”

  “只有一件白衣服的人好意思说我。”

  豆扎特拉开衣柜,一排整整齐齐一模一样的白衣服。

  “谁会把一样的白衣服买上十多套啊!!!”

  米扎特气得在自己博客上吐槽:“我觉得我的兄弟有时候和你们一样无趣。”

十#作曲时产生分歧
  “mi fa re re……接下来是……”

  “Do,”豆扎特从一边探出头,“用do放在这里最合适。”

  米扎特抬起头,两个扎特对视了一会儿。

  “你也这么认为吗!确实,把do放在这里乐思最为流畅!接下来的第三乐章就可以由快板起头,加入一支倍大提琴,让……”

  “小提琴担任主旋律。”豆扎特接上,米扎特点了点头在乐谱上奋笔疾书。

  “接下来再来一个变调,可以转为……”

  “g小调!由键琴主奏!”“没错!”

  完全没有分歧。

  “因为最完美的搭配只有一个啊。”米扎特这么说。

(作曲这一段是我瞎写的,没有任何学术含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59)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