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您好这是一条幼儿园跑出来的咸鱼阿澈!平时就喜欢写写二氧化硅小甜饼开开车,要是您碰巧喜欢我,那真是我的荣幸!您很好,世界也很好。

[锤基]一个童话

summary:被寒冰和怒火诅咒的王子,将被骑士的爱所拯救。

三小时速写挑战!逻辑可能会有很多漏洞(。
这是一个(不怎么)可爱的(黑)童话!
童话原型来自《迷宫森林》中的爱丽丝三世
阅读愉快w

  loki感觉到自己在不断下坠。

  他的意识有点模糊,只记得腹部传来如同被火和利刃同时穿透的痛感。

  他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你醒了,我的王子。”是一个女人的声音。loki眨了几下眼睛,他在一片黑暗中坠落,声音的来源无处可寻。

  “我把你从死亡手里偷了出来。你的灵魂那么热烈的燃烧着,loki,那么多冰冻,那么多愤怒。寒冰中的烈焰,多不可思议!所以我为你编织了一个故事,或者说,创造了一个世界。在这里你能得到一切,王位,复仇,活一次,活两次,活三次。你将是我故事的主角,你将是这个世界的王。听起来怎么样?”

  “不怎么样。很感谢你救了我的命,女士。我想我应该离开了。”这个女人听起来像是个疯子。loki翻动手腕掀起一道绿色的光,然后——然后什么也没有。loki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他的魔法失效了。

  “离开?”她的声音像抹在刀刃上的蜂蜜,“去哪里?这里就是你的目的地,你故事的初始。不留在这里,你就会死去。你还不明白吗?这是一份礼物。”

  远处突然出现一道亮光,loki下意识的抬手挡住眼睛。

  那个声音低沉的念到:
  “在一个遥远王国,某个寒冷冬日,国王和王后的孩子出生了。他的双眼漆黑如墨,助产妇将王子放到王后怀里,自己溜掉了。王后看着儿子黑亮如甲虫外壳的眼睛,立刻就讨厌上了他。”

  loki感觉到一阵熟悉的疼痛从身体深处传来,那是他变成冰原巨人的预兆。“你做了什么?!”loki惊恐地问。光越来越强,寒冰从loki的胸口处蔓延开,覆盖之处带来火一样的灼烧感,黑暗攀上他的发梢,侵入他的瞳孔。“停下来!”loki怒吼起来,皮肤里渗出的恐惧像被逼到绝路的野兽,他挣扎着,咆哮着,直到寒冰封住他的喉咙,无法呼吸的痛苦无穷无尽,让他连呜咽的力量都没有。

  一个冰冷的气息吐在他耳边:“王子出生时,双眼漆黑如墨。”

  loki看不见了,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他突然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身体,只剩一片可怕的冰冷和一团熊熊怒火。loki无法呼叫,他的大脑混沌一片,最后一丝清醒的知觉是一个女人疯狂的褐色眼睛。然后,他沉入了茫茫黑暗。

  一切都在回响震动、沉浮伸展、睡去醒来,带着遥远的饥饿感。这片温暖潮湿的黑暗就像孕育火苗的温床。loki在其中沉睡,在他如蜂鸟般的心脏里,有什么在等待。突然他的身体里升腾出一阵涌动和翻滚,黑暗被撕开了。外面是寒冷、恐惧和冰冷的白光。

  loki猛地睁开眼睛。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张脸,红润的脸颊,带着斑点。蓝眼睛扫视着他,流露出惊恐,一双粗糙的手把他举起,将他转过身。

  loki看见的第二张脸,符合他依偎了九个月的心跳,他曾在那里伸展,生长。宽阔的大嘴,濡湿的金发,湿毛皮一样的褐色眼睛。她在溅满鲜血的床单上拧着双手,撇开了头。

  故事的脉络渐渐长大,将loki覆盖,像荆棘吞没一座高塔。

  他遗忘了。

  从此故事的发展非常顺利。刚开始几个月,婴儿丝毫没有长大,王后认为他活不下来,拒绝给他取名。两年过去了,他依然和出生那天一样大小,所有人都认为他被诅咒了。然而一个早上,当奶妈进房间喂他时,发现婴儿一夜长大了——现在他有七岁孩子那么大。他的四肢脆弱,眼睛一如既往的漆黑。于是大家不得不承认他会活下来。国王强迫王后给他取名,于是王后给了他一个名字——loki。后来,他又停止了生长。王室开始相信他将永远是一个孩子,捉弄兄弟姐妹,用他漆黑的眼睛惊吓女仆。

  直到另一个早上,天气寒冷无比,佣人在loki床上发现了一个十二岁的男孩。他就像是由各个关节连接起来的,像一匹无法用新腿走路的小马驹。负责照顾loki的佣人自此一直害怕,怕某天早上又会在床上看到一个陌生人。因此当一天早晨她看到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在loki的房间等她时,她咒骂一声,永远的逃离了城堡。

  loki一直生活在城堡里。他的眼睛和头发漆黑如墨,能够把光线吸收进去。城堡里的仆人和他的兄弟姐妹都怕他,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loki对冰雪着迷,于是国王在他的要求下,为他带回来北方遥远山洞里的寒冰。

  后来战争爆发,国王的军队伤亡惨重。敌国同意签订和平条约,只要国王送一个他的孩子过去作为人质。loki自然是最佳人选。从父母的脸上他看出,他们不在乎,只要达到目的就行。他们不能救他,也不会救他。王后甚至为他的离开感到高兴。

  于是loki吞下了寒冰。

  它像蓝火般灼烧过他的喉咙一路抵达肠胃,盘踞在那里,把触须伸向他的四肢,一丝一丝冰封他的心脏。他的手臂结上了冰霜,皮肤变成了蓝色。

  他听见王后远远的尖叫,国王震惊的咆哮,透过寒冰,他看见敌国的两个使者在争吵。最后,他们还是决定带走冰封的王子。

  两个使者一直骑到星星都消失了,才停下扎营。他们把冻结的王子放在树下,然后睡去了。

  其中一个做了很多噩梦,梦里有眼睛空洞洞的狐狸和大笑着溺进冰冷湖水的孩子。第二天清早,血红的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来,他醒过来,发现另一个使者已经死了。他的皮肤上结满冰霜,嘴巴和眼睛都恐惧地大张着。王子靠着树,冰冷的身体毫无反应。

  使者用绳子将王子的双手绑起来,然后把他和冻僵的尸体抛在脑后,像有魔鬼追赶一样,骑马绝尘而去。

  一路上他一直听到一种声音,像风呼啸过结冰的枝头,雪在夜里滑落地面。他挥鞭加速,直到马匹累得口吐白沫,他也饥肠辘辘,才停下扎营。他把一把刀握在胸前,生着一堆火彻夜坐着。结果一夜无事,他觉得自己有些蠢。

  直到太阳升起,他转身看见自己的马。马已经死了,眼睛上覆盖着冰霜,马鬃上结着冰渣。他徒步向前走,冰冷的空气让他喉咙干渴,眼睛刺痛。天快黑了,他才停下休息。此时,他累得连害怕的力气都没有了。当他合上眼睛,王子从一棵爬满藤蔓的树后走了出来,他用手盖上他的眼睛,嘴唇贴上他的嘴唇,把寒冰和愤怒一起吹进他的体内。使者死后,他直起身子。寒冰依然在他的身体里。

  loki转过身,空气中有凌冽的紫丁香的芬芳。黑瞳的王子觉得远方父母的城堡像是动物跳动的脉搏,吸引着他回去杀戮。他往回走去。

  Thor从马背上跳下来。他现在在城堡的外围,附近连一个巡逻的士兵都看不到。希望自己不要来得太晚。Thor默默祈祷着,小心翼翼的翻过围墙。城堡内,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侍卫的尸体。他们双目圆瞪,大张着嘴,被冻结在了恐惧的最后一刻。

  Thor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一根淡淡的银线牵引着他,指向一个方向。大厅和走廊里到处是恐惧和愤怒的士兵,为了避开他们,Thor只好攀上了城堡的外墙。他的目的地是一个房间,他可以沿着墙壁,从它的窗子进去。

  Thor不相信loki已经死了。他用自己的生命献祭给命运三女神,得知loki被一个异教神困在了她创造的世界里(她们叫她“纺纱者”),成了一个故事的一部分。

  “你再见到他时,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loki了,他甚至不会记得你。”

  “他的灵魂燃烧着怒火,心脏冻结着寒冰。”

  “你可能付出一切却一无所获。即使这样,你也坚持要去吗?”

  Thor从来没犹豫过。

  他翻窗进去,刚好看见loki从国王的心脏中拔出尖刀,王后躺在一边的床上,身体已经僵硬。loki看到Thor的瞬间脸色苍白,他逼着自己移开视线,然后弯下腰拉起床单的一角擦拭刀刃,假装若无其事的说:“你挑了一个坏时间进来。要是再晚一点,你就能看到我坐上王位了。”然后他藏好自己的慌乱,直起身露出一个微笑:“好久不见,哥哥。”

  Thor才没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反正那两个人死都死了,再等一会也没什么关系。他眼里只有loki,他翻遍了九界,最后终于在一个童话故事里找到的loki。Thor突然大跨步走过来,狠狠抱住了来不及反应的王子。他一遍遍抚摸着loki的黑发,手抖得不像话。loki现在就在他怀里,呼吸鲜活,气息温热,只是身体冷得像块冰。他还活着。Thor抑制不住心里的狂喜。loki没有死,他还活着。直到loki拍了拍他的手臂:“Thor,你快把我勒死了。”

  “你还记得?”Thor突然想起来惊讶,“我以为你已经把除了这个世界的其他一切都遗忘了。”

  “我当然记得。”loki没好气的说,没有解释的打算。

  雕花的大门猛地被推开,卫队士兵们举着剑站在门外,震惊地看着浑身浴血的王子和死状可怖的国王。

  loki把Thor推开径直走向门口,所过之处地面结起薄冰。

  “是时候该迎接你们新的王了。”

  他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典礼,名单上所有邻国的当权者都被邀请在列。

  晚宴上,loki一身绿袍在杯筹交错间游走,他微笑着回应每个人的祝福,在喝下杯中酒液的同时将冰锥刺进他们的心脏。他提前封好大门,确保没有人能够逃离。
  Thor注意到了一切,他试图阻止,却被一层银色的网挡住。这些光线穿过他,嘶嘶作响。这就是故事的规则,Thor无法打破。规则不允许他改变loki的故事,让他旁观已经是最大程度的无可奈何。Thor只有眼睁睁的看着loki捏断一个人结冰的喉咙,眼睛的黑色越来越浓。这样的loki让他感到痛苦。

  在这个染血的夜晚,殿中的人除了Thor无一幸免。loki打开封住的殿门,殿外是他忠诚的军队。“我将带领你们夺得世界!”他在士兵的欢呼下带上铁的王冠,然后用长剑册封Thor为他的骑士。

  Thor用他温柔的蓝眼睛注视着loki,然后抓住他来不及收回的手,在他冰凉的手指上印下一吻:“我将给你我所有的忠诚。”loki触电般收回自己的手,被亲吻的地方传来火焰般的灼烧感。他神色复杂的看了Thor一眼,转身离开了。

  loki的铁骑踏平了北方的每一寸土地,他的王国越来越大,并逐渐向南方扩展。

  他们驻扎在一片雪原上,翻过雪原就是南方最大的一个国度。

  那是一场恶战。

  Thor为loki挡下一支淬了毒的箭,箭射中了Thor的腹部。纺纱者编织的世界隔绝了Thor的力量之源,他现在只是一个凡人,会流血也会死。Thor一直都知道,他也知道loki完全有能力挡住那支箭,可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扑过去了。他不想冒险失去loki,又一次。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loki抱着Thor用冰覆住他的伤口减缓毒素蔓延,他的语气虽然冷漠,手指却抑制不住的颤抖。“你可能会死。”

  “我不会。”Thor微笑着用手抚摸loki的侧脸,“我还要活着把你带回家呢,怎么会死在一个童话里?”

  loki没说话,只是紧抿着唇加大了摁在Thor伤口上的力度。

  后来loki把Thor带回他的帐篷,Thor在昏迷中发起高烧,呼吸暂停了好几次。

  Thor没死,当然没有。只是在他醒来之后,loki好几天没和他说话。

  “对不起,我应该告诉你的,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loki?和我说句话,求你了。”“要是你想因此驱逐我,我可是为了你中了一箭!”“不不不,我不是在给自己找借口,为了你我干什么都愿意。”“可是你也有很多事情没告诉我啊!”“loki?loki?国王陛下?”loki恨不得把他冻成冰棍。他警告的瞥了Thor一眼,Thor连忙做了个在嘴上拉拉链的动作。

  风在帐篷外肆虐,传来凄厉的呜呜声。帐篷里燃烧着篝火。明明知道loki感觉不到寒冷,Thor还是忍不住解下自己的披风裹在了他身上。loki盯着篝火凝神思考,Thor没有出声,只是专注的看着loki消瘦的侧脸。

  “你的眼睛全变黑了。”他轻声说,loki侧头看向他,“黑色很称你。可是我更喜欢它们原来的颜色,就像是世界上最深的湖,或者雨后略微结霜的森林。从前我总是猜不透你在想什么,你又那么骄傲,从来不肯告诉我。谢天谢地,现在还不算太晚。”

  loki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他说,呼出白色的气息。“你不会真的要驱逐我吧。”Thor笑了起来。loki只说了那一句话,之后任凭Thor怎么问都没再开口。

  Thor和衣躺在毯子里,呼吸很快就平稳了。确认Thor睡着后,loki轻轻走过去,手指隔着一段距离描绘他的五官。“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他看着毫无防备的Thor,手中化出一根尖利的冰锥抵上他的胸口。只要一用力……loki以那个姿势站了很久,然后他垂下手臂,躺回他厚厚的毯子和靠枕中间,让冰散在空气里。Thor睁开眼睛,看着loki的方向一动不动。

  他没有办法下手杀他。loki握着拳。为什么?他恨Thor。恨Thor挡住了他的光芒;恨Thor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他苦苦追求却求而不得的一切;他恨Thor的自以为是,恨他的温柔,恨他的金发和蓝眼睛。他大概试图杀了Thor不下一百次,可现在当他有机会的时候,他却下不去手。

  这算什么?loki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愤怒,他感觉自己失去了控制。他迫切的想让Thor离开这个世界,这样一切就能恢复正常,这样……Thor就不会因他而死。他继续当童话里的怪物,Thor离开做回他的雷神。

  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天边刚刚出现一线光亮。loki看着Thor的脸,抓着匕首的手紧了又紧。

  他把刀尖对准自己的心脏。

  这是让Thor离开这个世界的唯一办法——怪物死了,故事重启。

  “如果你想杀了我,那就动手吧。”Thor突然说,眼睛仍闭着。loki的反应像是被吓了一跳,他松开手,银制的刀咣当掉在地上。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帐篷里一时只有木柴燃烧发出的爆裂响声。

  “你为什么要救我?”

  Thor睁开眼睛,侧头看着站在阴影里的loki。

  “因为骑士发誓要永远效忠他的国王。我以为你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loki。”

  “我说过要带你回家。因为我爱你。”

  loki猛地抓紧了自己的外袍。他看了Thor一眼,转身走出了帐篷。

  那一眼里藏着什么别的东西,让Thor隐隐感到有些不安。他盯着地上的匕首看了一阵,突然大惊失色。一个想法击中了他。Thor无暇顾及腹部的伤口,他胡乱套上靴子,踉跄着冲进了雪地里。不远处那道纤细的身影已经快消失在风雪中了。

  “loki——!”

  loki身形一顿,他收拢了抓着披风的手指,微微侧过身。Thor正向他跑来,腹部的伤口因为一番动作又裂开了,红色的血正在绷带上渗开。

  loki正想开口说话,Thor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刚刚你的刀刃对准的不是我,是你自己,是不是?”loki愣住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这就是你做下的决定吗?杀了自己把我赶出这个世界?”命运女神曾告诉过他,要是loki已经无法拯救,就杀了他,规则会把Thor带离这个世界。Thor还信誓旦旦的说不会有这么一天。

  loki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他轻声说:
  “是。”

  Thor松开他,双手仍握着他的肩膀。“为什么?”loki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有愤怒,悲伤,还有……爱。

  他的爱是假的。loki想。可是他也清楚,这里的骗子只有自己一个。

  “这个世界是个诅咒,哥哥。你真的不该到这里来。”Thor被气笑了:“然后呢?好让你在这里一个人当你的冰雪女王?”“你没明白。”loki说,“这一切只是个故事而已。你要找的那个loki已经死了。”Thor抓着loki的手猛地收紧:“别这么说!你还活着,loki,你没有……”“这是事实,你亲眼看见了。”Thor眼眶发红,脸色阴沉的吓人。

  loki看着Thor这幅样子,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近乎施虐的快感。他向前靠了一步,让两个人离得更近:“在这个世界里我得到了别人难以企及的力量和生命。而你呢?规则让你失去了神力,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入侵者。它会想尽办法杀了你,然后把你织进来,让你变成故事的一部分。到时候,你就会成为纺纱者的提线玩偶,故事里的另一个怪物,或者更戏剧一点,成为亲手杀死我的勇士。你将是个大麻烦。你离开这个世界,我继续当我的王,有什么不好?”

  Thor静静的看着loki,他抬手摸上loki的后颈,用拇指摩挲着他的侧脸。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不会再闯进来一次?”loki无言以对。

  “小混蛋,你总是不愿意对我说真话。你想赶我走,至少也该听听我的意见。我爱你和我要带你回家,你到底哪个听不懂?我找了你整整一年。这一年里每天晚上我都会做噩梦,梦见你死在我的怀里。看着我,loki,看着我。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再也找不到你该怎么办,你想过吗?你想过如果再也找不到你我该怎么办吗?”

  Thor低下头,两个人鼻尖相抵。他眼睛里的痛苦和强烈的情感毫无保留的暴露在loki面前,让loki下意识的想逃避:“可是我恨你。我恨不得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恨不得让你去死!”loki一把推开Thor,却被Thor拽住了手腕:“那就杀了我!其实你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了我,你为什么下不去手?既然我死了你就可以得到一切,你昨晚为什么不下手?”loki的瞳孔猛地一缩。

  “你爱上我了,是不是?你宁可自杀也要让我离开,是怕我出事。你不想让我死,因为你爱我,是不是?”Thor步步紧逼,loki脸色苍白地后退了几步。他爱上了Thor?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承认你的心就那么难吗?比死还难吗?还是说那些寒冰已经让你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清楚了?”话一出口,Thor就后悔了。

  loki的神色一下子变了,冷静的近乎诡异。他重新带上那种嘲讽的笑容:“你还真是自以为是。我需要承认什么?你以为你是谁,能让我爱上你?你那么在意我身体里的寒冰,看来你所谓爱我也不过如此而已。”Thor有些慌乱:“对不起loki,我不是……”“用不着道歉,我知道我自己是个怪物。我也知道一直以来你们就是这么看我的,‘冰原被诅咒的血脉’,还真是名副其实。”

  loki的皮肤慢慢变蓝,笑容阴沉:“每攻下一座城池,我都会下令让士兵屠城,没什么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好玩,只是因为只有那些蝼蚁的哀嚎和鲜血才能压下我心里的怒火。我统治了这片大陆,让这里变成另一个冰原。你想知道我故事的结局吗?我会被我的子民拖上刑架,用火活活烧死!寒冰无法熄灭火焰,只会让我被折磨的时间更长。我死后,整个故事就会重启,我又会出生,长大,带着上一次的愤怒和恨再来一遍。不管我做什么,我都逃不开这个结局,一切都会按既定的轨迹发展,因为故事就是这样设计的。”寒冰从loki的指尖开始冻结,像波浪一样涌上他的手臂。

  “你知道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经历过多少次了吗?三百二十五次!每一次他们都会选择背叛我,让我不得不吞下寒冰。所以每一次我都会让这些人死的更痛苦,更缓慢。你不是看到了吗?”Thor像是被一箭射中了心脏,他脸色灰白,双腿几乎站不住。

  loki挖开自己的伤口,折磨着他也折磨着自己。

  “寒冰和怒火不是纺纱者给我的,是我与生俱来的。我天生就是这样的怪物。既然你忘了,就让我来提醒你。怎么样,看看我这副样子,现在你还觉得你爱我吗?”

  loki觉得自己大概快疯了,他心里一半是快意,另一半却是恨意滔天。他生于混沌、暴虐和凶戾,他本就该是这个样子,Odin却给了他希望,让他在挣扎和渴求中认清了自己的不堪。他厌恶自己到了极致,Thor一句爱他,轻易就否定了他的一切。他凭什么,他凭什么!

  loki几乎把自己的手掌掐出血来,他希望Thor与他一刀两断,从此再无关联。又恨不得杀了他,把他和自己一起捆在这个世界里,爱也好恨也好,一辈子纠缠不休。

  “永远,永远不要质疑我对你的爱,loki。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会一直爱你直到生命尽头。”

  他把loki的手指一根根掰开,放到自己手里十指交扣。然后——

  他吻了他。

  “对不起,我来晚了。”Thor抱住loki,隔着纺织物传来的温度烫得吓人。

  loki愣愣的被抱着,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正常。Thor吻得那么虔诚,就好像那个歇斯底里的冰原怪物是什么宝物。loki这样想着,一行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明明这样的寒冷他已经习惯了,Thor的一句话,却让他觉得再也承受不住。

  他突然觉得委屈。一直以来的伤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野心也好,他总是希望被人看见的。希望,又害怕。他想被理解,又怕被别人看见自己的真心。所以他总是把自己藏得好好的,用伤害别人来保护自己。可是现在有人找到他了,不管不顾把他从藏身之处拽了出来,有人不管他是什么样子依然爱他,还把自己的真心剖开给他看。

  loki冰封的心被撞出了一个裂口,他狠狠一口咬住Thor的肩膀,泪水再也止不住。Thor的衣服经过一番折腾本就已经乱七八糟,loki这一口直接咬在了肉上,几乎是立刻就见了血。Thor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更加温柔地轻拍着loki的背,任凭他撕咬着自己的血肉,喉咙里逼出野兽一样的呜咽。

  loki的爆发慢慢平息了下来,他松开Thor的肩膀,抬起头来盯着他的眼睛,眼角眉梢都带着狠戾。loki的眼睛恢复了原来墨绿的颜色,就好像刚才的泪水把黑色冲走了。Thor还来不及惊喜,周围的空气就突然震颤起来,银光四射。细微的、更为明亮的闪光像蛛丝一样在一个洞周围穿梭。故事被改变了。规则正在拼命缝补他们造成的缺口,却赶不上洞扩大的速度。

  “你们破坏了我的故事。”一个女声阴沉的响起,Thor回过头,下意识的把loki护在身后。是纺纱者。她的脸在飞快地变换着,有男人有女人,只有那双疯狂的褐色眼睛一如既往。

  纺纱者看了一眼戒备的两人,打了一个复杂的手势。那些光线停止了修补,洞越来越大,直到刚好够一个人通过。

  “故事已经被破坏,它不值得再讲了。”纺纱者说,“可惜,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她转身往故事边缘走去。

  “等一下!”Thor叫住她,“告诉我,怎么打破你故事的规则?”

  纺纱者回过头来看他,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以血熄灭怒火,用爱融化寒冰。你已经打破了。”然后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Thor难掩欣喜地抓着loki往故事破开的洞口边走,却被loki拽住。他疑惑地回过头,却听见loki用极轻极轻的声音说:“我给过你摆脱我的机会,但你放弃了。从今往后,不管你是否仍如此刻爱我,我一步也不会放你离开。我生,你生。我死,你死。”

  Thor愣了一下,然后他笑了,眼中明媚爱意像是能融化寒冰。他低下头,吻住loki微凉的嘴唇。

  “正合我意。”

  越写越长然后毫不意外的超时了x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我真的是个取名废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6)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