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萨莫萨】海洋的眼泪

塞壬萨!/水手莫!(斜线并没有什么意义x summary:年轻的水手爱上了一只塞壬。但是,我们都知道塞壬的宿命是什么。大海会用永恒给他们祝福。

白色海鸟带领着维也纳号破开迷雾,驶向一座孤岛。
这座岛上布满藤蔓和荆棘,岩石上覆盖着青苔,开满淡紫色的小花。年轻的水手跳下甲板,大笑着和船上的伙伴交谈,惊起一片在此停留的飞鸟。
水手的金发和阳光一样闪耀,他弯腰解开用来扎紧裤腿的布带,然后随便挑了块石头坐下,一边享受阳光,一边哼唱着大海的歌谣。
维也纳号的船身在刚才的风暴中承受了一次海浪的撞击,于是他们不得不停在这座岛边修补那些洞穿的木板和折断的桅杆。沃尔夫冈乘机离开摇晃的甲板,来放松自己因长时间拉紧绳索而酸痛的肌肉。
沃尔夫冈突然听到一阵歌声,被海风裹挟着从远处传来:清丽的男声,正低低的吟唱着一首悲伤的咏叹调。
如果沃尔夫冈是个经验老到的水手,他会立刻意识到这是水妖的死亡陷阱然后捂着耳朵逃回船舱。但这是他的第一次出航,而他也从未了解过塞壬的传说。
于是金发的少年被美妙的歌声蛊惑,他穿过藤蔓和荆棘,攀过被海水侵蚀的岩壁,来到海岛的另外一边。
神秘的歌者跪坐在紫色的花中间,黑色长发被松松绑在脑后,修长的手指追逐着海面飘散的阳光。海水在他身前拍打,应和着那支美丽的咏叹调,悠远而深情。
沃尔夫冈站在原地聆听,直到长长的旋律结束,连余音也消散在海风中。
安东尼奥听见了脚步声,于是结束吟唱之后他就站了起来,转身看向金发的少年。
沃尔夫冈惊诧于歌者的苍白和美丽,他看清了他的眼睛,深邃就如同身后那片黑色海洋。沃尔夫冈回过神来,向他行了一个花哨的礼:“沃尔夫冈·莫扎特,为您效劳!”
海边的塞壬回给他一个悲伤的微笑。
“安东尼奥·萨列里。”

从此,英俊的少年每天都跨过整座海岛去寻找萨列里。他们并肩坐在礁石上,听沃尔夫冈讲述他游历各国的见闻;而萨列里则会为他指出天上的星星,然后用歌声吟诵它们无人知晓的传说。
一天,少年沿途摘下藤蔓和长在石缝间的小花,编成一枚小小的花环,走到他面前亲手戴在他的无名指上。“亲爱的安东尼奥,”少年单膝跪地,“我爱您。”
萨列里愣住了,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滚落。“那就对我发誓,”他轻声说,“不管去到哪里,你总是会回到我身边。”沃尔夫冈举起两根手指,面朝大海:“茫茫大海为我作证,不管我去到哪里,我都会为了您回到这里来。大海会将我带回您的身边。”
空中的阴云一下子被海风吹散了,阳光洒落在海面上粼粼闪光。沃尔夫冈站起来抱住自己的爱人,为他吻去脸上的泪水:“请您不要为了我流泪。”安东尼奥笑了,紧紧回抱住少年。大海被这诚挚的爱意感动,海水轻轻拍打着礁石,黑色的水草将他们的脚踝缠绕在一起。
等到落日的余晖消失在遥远的一线海面,沃尔夫冈听到伙伴的呼唤不得不离去。他吻别了安东尼奥,然后踏着海潮走远。他从没问过萨列里独自留在这孤岛上如何生存,大概他把自己的爱人当作了这片水泽的精灵。
傍晚,沃尔夫冈又回到了萨列里身边,他躺在他的臂弯里,低声倾诉着自己的爱意。他们就这样相互依偎着等来黎明,一段长长的沉默后,沃尔夫冈想要开口,却被冰凉的手指按住嘴唇。
“让我再为你唱一支歌吧,歌曲终了,你如果还有话,再说也不迟。”塞壬的歌喉婉转动听,沃尔夫冈忍不住露出微笑,他明亮的眼睛就像深海的明珠。
安东尼奥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知道,他璀璨的笑容是致命的毒药,让他不知不觉就深陷其中。
“这是我听过最美妙的歌声,而我将永远爱您。可我是一名水手,我有我的职责和使命。船已经修好了,我不得不离去。”沃尔夫冈亲吻了自己的爱人,然后再次重复发下的誓言:“我总是会回到您的身边。”
安东尼奥没有回答,他眼中漆黑的大海聚集起风暴。
沃尔夫冈跳上甲板钻进船舱,发潮变黑的木板打碎了他在安东尼奥的歌声中看见的美景。他缠紧绳索,回忆着与爱人一起度过的时光。离别的悲伤比海浪更加汹涌,他只好安慰自己:大海总会把他带到爱人的身边。
乌云突然聚集在这片海域,船只剧烈的颠簸让沃尔夫冈一下摔倒在地。从海底伸出的尖利暗礁刺穿了船底,黑色的海水翻涌进来。巨大的海浪尖叫着掀起,将船拦腰折断。少年的视线被海水淹没,他以为自己最怕的是死亡,但此刻,他满心恐惧着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爱人。
就在此时,沃尔夫冈耳边传来了令他魂牵梦绕的歌声。“安东尼奥!”他大声呼喊着爱人的名字,“是您吗?”他在海浪中向那声音奋力游去,脚踝却被水草缠住,无法挣脱。
沃尔夫冈被猛的拉进幽蓝的海水里,他低下头去看,却迎面撞上一张苍白的脸,黑色的眼睛里写满愤怒和悲伤。
沃尔夫冈停止了挣扎,气泡从他嘴边不断涌出。
那是他的安东尼奥。
他伸出手想去触碰爱人的脸,可安东尼奥却离他越来越远,直至浮出水面。只有那些黑色的水草缠绕着他的脖颈,他的身躯。
“安东尼奥…"沃尔夫冈轻声呼唤着自己爱人的名字,耗尽了肺中的最后一口空气。
萨列里低头看着水中的少年,他不再拥有致命的笑容,却看起来满足而平静。

塞壬坐在礁石上,黑色的水草拖动着他爱人的身躯陪伴在他身边。金色的头发漂浮在水中,看起来就像是洒在海面上的阳光。
安东尼奥俯身抚摸着爱人的脸庞,他开口,唱起那首古老而忧伤的咏叹调。
他是歌神的化身,给航行的水手以爱的指引。爱情是永恒的陪伴,如果爱人执意要离去,就只能让大海来留住他。
塞壬的手指离开水面,任由黑色的水草松开,少年的身躯沉入海底的黑暗。
他起身回头,一名金发的水手正站在他身后,笑容明亮璀璨。
“沃尔夫冈·莫扎特,为您效劳!”
一行泪水划过塞壬的脸颊。
“安东尼奥·萨列里。”

他的爱人遵守了他的誓言。他总是会为了他回到这里。
却从来不会为他留下。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8)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