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您好这是一条幼儿园跑出来的咸鱼阿澈!平时就喜欢写写二氧化硅小甜饼开开车,要是您碰巧喜欢我,那真是我的荣幸!您很好,世界也很好。

【ER】Merry Christmas

提前了两天的圣诞贺文x


  八声枪响。

  格朗泰尔从他的噩梦中惊醒。

  他惊魂未定的喘息着,下意识伸手去摸索床边的酒瓶,却只摸到了一盏冷冰冰的台灯。

  对了。自从和安灼拉同居以来他就再也没有在睡前喝过酒了。

  “R,做噩梦了?”他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刚好看到安灼拉坐起来,眼角还带着没褪去的睡意。“抱歉Enj,”他侧身过去靠在安灼拉肩上,“抱歉把你吵醒了。”

  “没事。”安灼拉安慰性的揉了揉他微微汗湿的卷发,“你梦到了什么?”梦到了什么?他梦到八个士兵举着枪对着他的Enj,而他能做的只有握紧他的手陪他一起面对枪口。他梦到八声枪响,他的Enj被八颗子弹钉在墙上,鲜血在白墙上绽开,而自己就倒在他脚下。

  格朗泰尔当然不会把这些告诉安灼拉。

  于是他说:“我梦见古费把我所有的朗姆酒都兑了水。”

  安灼拉楞了一下,然后轻声笑了起来。他知道格朗泰尔没有说真话,但他并不打算戳破。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我敢说也一定是受我的指使。”

“确实如此。”格朗泰尔也笑了。

  午夜的钟声被敲响,窗外传来一阵年轻人的欢呼。许多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同时炸开,刚好映在安灼拉的蓝眼睛里。

  “圣诞快乐。”他轻声说,然后格朗泰尔撑起身子,亲吻了安灼拉。

  “圣诞快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7)
©不愿透露姓名的Winchester | Powered by LOFTER